名仕国际app -南部紧邻西撒哈拉

06-08温柔恬静的折衷公寓非常适合过日子房产主人真的很喜欢绿色,客厅外面的房间也都贴上了绿色的壁纸。06-09或2018年正式亮相全新雪铁龙Berlingo谍照汽车日前,有海外媒体曝光了一组全新雪铁龙Berlingo的路试谍照。这些年,跟着“特征校园”这一概念的遍及,不少校园开端着力创造特征项目,但其所需求的经济支撑却通常跟不上开展的脚步,在教学资本相对单薄的村庄校园,这种景象尤为杰出。
【油站人生】那一年,我的油站生活
2014年09月25日 11:08   来源于:加油技能   作者:管晓辰   打印字号
  • 最大
  • 较大
  • 默认
  • 较小
  • 最小

  文/管晓辰

  2012年,坐上北上的列车,载着怀揣青春梦想的我,只身来到丹东。下了火车,短暂的忙碌后还没来得及想家,我就走上了丹东市帽盔山加油站加油员岗位。

  加油员的生活是简单而又忙碌的。当我渐渐适应了这种工作模式后,那颗年轻的心有些不安分起来,偶尔质疑这种单调的生活是不是我所追求的,偶尔又幻想着copy美国石油大亨洛克菲勒“38滴型”焊接机的故事,为企业带来可观的效益。心一旦不安定,行为就开始有偏差。

  那是一个连空气都有些沉闷的下午,我在给一辆老款五菱之光加油,稍微分了一下神,“哗”的一声,油枪跳了一下,一股油从油箱口呛了出来。我立刻意识到犯了错误,一边跟顾客道歉,一边想补救措施。

  “先生,不好意思,您加了164元的油,您给160吧,那4元算我赔给您的,您看行吗?”

  “这么多油洒了,你赔4块可不行。”

  “那您说我得赔您多少钱?”

  “凑个整,我给你150得了。”

  “先生,这些油最多也不会超过5块钱啊!”

  “我没时间跟你磨叽,我还要去送货,就给你150,你不要我可走了。”

  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,只好找来站长,站长一边替我跟顾客赔着不是,一边和和气气地接过了150块钱。

  一个寒风凛冽的深夜,一辆没有牌照的中华出租车一个急刹车,停在了加油岛旁边,我快步走过去为司机加油,司机有一搭无一搭地跟我聊着天。当我加满油正准备收取360元加油款的时候,司机一脚油门,“吱”的一声,车子便扬长而去。

  就这样,我经历了加油员生活中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跑单。当我报完警做完笔录回到站里时,同班大姐告诉我这钱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,要跟我均摊,但被我拒绝了。那时,我一个月实习工资只有1500元,除去房租后,360元对我来说绝非一个小数字。

  一天晚上,不知是因为吃了什么,还是恰逢胃肠感冒的高发期,我吐了整整一宿。第二天,我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站里,跟我搭班的大杨姐见我脸色煞白,问我是不是病了。我说有点儿难受,但能坚持上班。还没说上两句话,我又吐了。

  营业员小杨姐见状说:“这样哪能上班,让他回家休息吧,我替他上个班。”

  “就他一个人,回家没人照顾,病也好不了。”大杨姐说,“一会我给他刮刮痧,刮完肯定好。”

  “小管,我给你刮刮痧,几分钟就好,橄榄油没带来,我从厨房找了点香油,先对付一下吧。”

  小杨姐在外面替我加着油,大杨姐也根本没给我反驳的机会,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刮痧体验就这样开始了。伴随着醇厚、浓郁、独特的香油味儿,不到5分钟,我竟然躺在休息室里睡着了。要不是亲身经历我还真不信中医有这神奇的疗效。一个小时后,我醒了,难受感全无。年轻的我又能生龙活虎地穿梭在加油场地了。后来听站长说,那次睡觉我竟然打呼噜了。

  一转眼,马上就要过年了,在日历上算了好几遍,三十那天是我的班,意味着人生中的第23个春节我不能和家里人一起过了。虽然很想回家,虽然从电话里能听出父亲对我回家的渴盼,但是一想到油站的工作,我还是选择了坚守。三十的晚上,车不多,站长、大杨姐、我,看着春晚,吃着饺子,新年零点钟声敲起的时候,我把原来第一个送给爸妈的祝福,送给了站长和大杨姐。

  那一年,我碰到过各式各样的人,残疾的、醉酒的、吐字不清的……我服务过各式各样的车,摩的、皮卡、出租、大货。同样,我也有过各式各样的喜怒哀乐,有因为熟悉把我免费送回家的出租车师傅,有经常给我加小灶的小伙伴。一年的油站生活,让我真切体会到了在学习中积累、在实践中成长、在历练中成熟的意义,也让我认识到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到极致,才能磨砺一个人的心智和性格。而这,绝不是温室里的花朵靠嗓子喊几句口号就能够理解的。

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

杂志订阅